您现在的位置: 生命化教育网 >> 生命教育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人血不是水

作者:伊甸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11

    林昭的话:血流到了体外,总比凝结在心口里要舒畅得多呐!

    最近从报刊的几篇文章和几个当时右派口中了解到林昭的事迹,十分震惊。以前只知有遇罗克,只知有张志新,只知有李九莲,却不知有林昭。林昭和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在地狱中仰起高贵的头颅,使一段黑暗的历史透出几缕微弱然而撼人心魄的光芒。他们是时代的灵魂,假如没有他们,我们将无颜面对这段可耻的历史。对林昭的疏忽和冷漠,不知是我个人的疏忽和冷漠,还是群体的疏忽和冷漠。这种疏忽和冷漠的悲哀性质,将使我们的良心受到审判。

    林昭是北大的骄傲。北大“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哺育了林昭,而林昭以她的“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捍卫了北大在风雨飘摇之中差点儿丧失的尊严。林昭是倔强的,她的性格中最缺少的就是明哲保身、见风使舵、随波逐流、含垢忍辱这些东西。当年她被划为“右派”并送去劳教,她不像其他“右派”那样吸取教训,忍气吞声以保全自己,她义正辞严地向北大领导发出一封责问信:“当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教时,曾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去保释‘五四’被捕的学生,你们呢?……”这是历史的尖锐责问,1957年的北大当权者逃避了林昭的责问,但他们逃避不了历史的责问,逃避不了蔡元培先生在天之灵的责问。北大“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在一段时间里的丧失,固然为大气候、大环境所迫,但也与北大的当权者挺不起脊梁骨有关。曾几何时,北大不再由当代最有学问、最有思想的人来管理,北大的学问和思想自然就患上了佝偻病。继承与捍卫北大“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重任不再由德高望重的学者来担当,而是由一个年轻的女学生以生命作代价来担当,这是北大的耻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耻辱,也是一个时代的耻辱。

    1960年,身体虚弱、连续几次吐血的林昭在上海家中养病,一些北大同学赶来探望,一并到大光明咖啡馆聚谈,谈到了南斯拉夫的情况,并表示对《南共纲领》感兴趣,结果被人诬陷告密,说他们组织“反革命集团”进行反党活动。林昭因而再次被捕,并被判处20年徒刑。50年代和60年代,因朋友聚会、通信而被打成“反革命集团”的,全国不知有多少,而且判刑极重,按照当时的说法是:“把反革命分子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其恶狠狠之状,真让人不寒而栗。当时的中国,一方面上上下下开着无数会议,无休无止地“学习”、“贯彻”、“批判”、“声讨”,一方面又对同学和朋友间的私人聚会如临大敌,随便找个把柄就把一群人打得“永世不得翻身”。一个社会如此不择手段地钳制民众的声音,如此不择手段地镇压说几句真话的人,如此不择手段地剿灭那些纯洁和鲜活的思想,这个社会还有什么正义和公道可言?

    倔强的林昭偏偏不屈服,她在狱中写下了好多表示愤怒和抗争的诗词:“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揩吧!擦吧!洗吧!这是血呢!殉难者的血迹,谁能抹得去?”有难友劝她:“何必这样赤裸裸地反抗?这不是把自己推到绝路上去吗?”林昭回答:“血流到了体外,总比凝结在心口里要舒畅得多呐!”在肆意践踏人性和人权的时代,在独立思想和人格尊严像垃圾一样被抛弃、像毒品一样被查禁的时代,林昭始终用生命捍卫着自己的独立思想和人格尊严。即使在暗元天日的监狱里,即使在临刑前的最后一刻,林昭也始终没有低下她那颗殉道者的骄傲的头颅。倘若在那些岁月里,坚守独立思想和人格尊严的人不止是林昭,不止是遇罗克,不止是张志新和李九莲,倘若这样的人不是寥若晨星,不是凤毛麟角,倘若独立思想和人格尊严是国民的普遍素质,那么,时代就会是另一个模样,种种惨无人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悲剧和让后人笑掉大牙的荒诞剧就不会上演,成千上万的人不会无缘无故地死去。

    林昭,我们的姐妹!在你圣洁而高贵的灵魂面前,叫我们如何回顾自己的脚印?在你为坚守独立思想和人格尊严而抗争、而坐牢、而流血时,我们在干什么呢?在声嘶力竭地高呼“万岁”和“打倒”;在向一个又一个“右派”和“反革命分子”啐唾沫(这其中也许就有林昭);在特务似的偷看别人的日记和私信,富有想象力地揭发别人的“恶攻”罪行(这其中也许就有李九莲);在写铺天盖地的批判文章,恶狠狠地声讨“现行反革命”的滔天大罪(这其中也许就有遇罗克和张志新);在给“反动作家”、“反动学术权威”开批斗会和戴高帽子游街,并且极度亢奋地挥舞手中的皮鞭和棍棒(这其中也许就有不堪凌辱而自杀的老舍、傅雷、翦伯赞、储安平、闻捷、李广田、陈梦家、吴晗……);在无休无止地斗争、斗争、斗争、斗争、斗争…“直斗得泯灭了我们每个人的人性,我们在肉体上全都变为魔鬼和野兽,在灵魂上全都沦为奴隶和虫豸。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我们用愚昧和残忍集体谋杀了林昭、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以及老舍们、翦伯赞们、吴晗们,是我们集体谋杀了自己的思想和人格,是我们集体谋杀了一个时代!

    据报道,林昭被枪杀后,几个彪形大汉闯进林昭家里,冷冷地对林昭的母亲说:“林昭已执行死刑,由于对反革命分子的处决,耗费了一发子弹,而子弹是由人民用汗水制造出来的,因此,必须由其家属来交纳五分钱的子弹费。”残忍至此,荒谬至此,大大超越了我的理解力和想象力。

    呜呼,我已说不出话来……

    杜渐坤 麦婵编选,《随笔佳作:续编(上):1995-2004<随笔>作品精选》,花城出版社,20051月,第589-591页。

 

链接:

林昭,本名彭令昭,苏州人。1932年生。1954年以江苏最高分考入北大新闻系。后参与北大《红楼》诗刊编委工作。1957年被打成右派,但是拒不认罪,继续独立思考,并且批判共产风,为彭德怀鸣冤,写信建议学习南斯拉夫经验。1960年以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被捕;1962年保外就医,同年再次以反革命罪收监,判刑20年。1968429,以“现行反革命”罪在上海龙华机场附近被枪杀。

林昭纪念网:http://cn.netor.com/m/box200005/m2184.asp?BoardID=2184

 

 

林昭狱中诗作

 

自诔

恶不能辍,

愤不忍说,

节不允改,

志不可夺,

书愤沥血,

明志绝粒;

此身似絮,

此心似铁;

自由无价,

年命有涯;

宁为玉碎,

以殉中华!

 

无题

向你们,

我的检察官阁下,

恭敬地献上一朵玫瑰花。

这是最有礼貌的抗议,

无声无息,

温和而又文雅。

人血不是水,滔滔流成河。

 

无题

将这一滴注入祖国的血液里,

将这一滴向挚爱的自由献祭。

揩吧!擦吧!洗吧!

这是血呢!

殉难者的血迹,

谁能抹得去?

 

 

无题

啊,大地

祖国的大地,

你的苦难,可有尽期?

在无声的夜里,

我听见你沉重的叹息。

你为什么这样衰弱,

为什么这样缺乏生机?

为什么你血泪成河?

为什么你常遭乱离?

难道说一个真实美好的黎明

竟永远不能在你上面升起?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评论: 查看评论
    姓 名: * E-mail: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