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生命化教育网 >> 生命教育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阉割生命的天性

作者:叶楠    文章来源:《随笔》,1996年1期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9

几乎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飞禽是自由、活泼、欢快的象征物。它们自由地飞翔,它们欢快地鸣唱,似乎永远无忧无虑。在江河湖海、森林草原、雪山冰川,总之,在大地和天空之间的广阔空间,都有它们美丽矫健的身影,都有它们抛洒下的悦耳的音符,哪怕是辽阔的大洋也挡不住它们飞越。鸟儿给予自然、给予人,增添了欢愉,增添了绚丽,特别是增添了生命动态的美,也给人类以美好想象和憧憬,由此而产生许多动人的童话、诗歌和音乐,给予仿生学家以灵感。

当晨曦乍露,当暴雨初霁,或者是当你跋涉在荒漠的旅途,航行在空旷的大洋之上,你突然听到第一声鸟鸣,见到第一只羽翼上挂着光亮的鸟倏地凌空掠过,你的心会陡然由于欣喜而颤抖,立即驱散你心头的忧郁,你一天的心情都将会是欢畅的。

有一次,我在原始林中独行,时值正午,林中没有一点声息,死寂使我的心好像凝冻了,也晦暗了,就在这时,突然传来清晰的“橐橐”声响,我知道这是啄木鸟,它在不远之处劳作,这声音是它啄木发出的声响,还是鸣声,抑或是两者都有?我不知道。这声响的音阶和节奏都是单一的,然而,音色是很美的,因为它是生命发出的。有了这声响,有了啄木鸟在——虽然我还没见到它,我凝冻了的心就溶化开来,心情变得明朗了起来,我情不自禁地叫:“多好啊……”

鸟有自由自在的欢乐的天性,这正是人类歆羡于鸟类的。然而人类却自觉不自觉地在扼杀鸟类的这种天性,使其天性泯灭,出于什么?由于人类的自私,还是由于人类的忌恨,或是征服欲?我不知道。

越来越多的鸟已被人类驯化,抹掉它们固有的可爱的天性,按照人类握有权势者对同类使用的威胁、利诱的两手,来扭曲改变它们的灵魂。有多少美丽的鸟,被关在笼中,囿于方寸之地。它们本来用作搏击长空的翅膀,现在却只能常常张开来扑打鸟笼的栅栏,可怜巴巴地乞求主人赏赐食物;它们的鸣声,原本是表达它们自由的愉悦、爱情,以及和自然界一切生灵应和,现在却是专为取悦喂养它的主人每日吟唱颂歌,或是按主人的意志向主人学舌,日日重复奉献谄媚的颂词,连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哀鸣都忘却了,它们的羽毛逐渐失去在自然中固有的光泽,失去了飘逸的神采,失掉了尊严和反抗的精神,多了卑劣的奴性。岂只是笼养鸟类,有很多鸟,受人类诱惑,为贪食,自愿依附人类,靠人类施舍而存活,逐渐失去固有的野外独立生存的能力,再也不能脱离人类了。鸽子是最明显的例证,很多鸽子已从山野乡居,迁到城镇来了,它们每日麇集在居民点,无所事事,它们拥挤着栖息于教堂的钟楼和破旧的大厦之上,白天在街道上,缩着脖颈,或无精打采地走来走去,等待着路人向它们抛舍食物,即便你驱赶它们,它们也只是懒慵地低低地飞起,很快又落了下来。是的,这些鸽子再也不会受山野风霜之苦,也不必为觅食果腹而奔忙,但它们却失掉冲击苍穹的愿望和能力了,包括它们的后代,它们仅仅成了城镇中的点缀。而鸽子原本却是飞翔能力极强的鸟。这就是它们附依人类、贪恋安逸付出的沉重代价。现在只有在荒僻的山野,才偶然会见到少量的自由地像疾飞的箭翎一样飞翔的山鸽子强劲优美的身影了。

有什么鸟类没被人征服驯化呢?除了观赏鸟和鸣禽,连乌鸦、喜鹊、白头翁、黄雀……都被人驯化成为算卜者的帮手,按豢养它的人的指使,叼起写有模棱两可的字迹的卦签,去愚弄求解命运的凡夫俗子;鱼鹰被绳勒紧脖颈,供主人驱赶着一次次潜下水去,筋疲力尽地给主人捕捉大量鱼虾,而自己却不能吞咽一条小鱼。只有到一天劳作结束,才得到主人抛给它些许食物,保持它不至于饥饿而死,保持它有继续为主人卖命的力量。就连人们常以勇士和强者歌颂的鹰隼,也会被驯养,按主人的指令与猎犬为伍,去猎捕野兽和同类;高原的秃鹫,终日在山巅等待着天葬司葬者的长啸呼唤,去承担将死者的骨殖和灵魂带上天堂的役使。

驯化鸟类的过程,是扭曲它们的灵魂使其生理和精神退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极为残酷的,我认为胜于杀戮,杀戮只能毁灭它们的生命,驯化却摧毁了它们的灵魂,还改变物种的天性,甚至于遗传基因。你只要看“熬鹰”的过程,就知道了,对剥夺自由的鹰,以饥饿和困倦来煎熬它,消磨掉它的桀骜不驯和斗志,然后,以能充饥活命的饵来诱其抛弃自尊,恩威兼施,直到迫使这高空骄子的鹰臣服,俯首甘做供驱使的“鹰犬”的鹰。到了主人完成了这一驯化过程,就是让鹰再自由飞回山林,鹰也迷失了本性,不愿或不能离去了。

我幼年,在山乡里,曾见过一个半大孩子,捕捉到一只美丽的山雀,他想喂养它,然而那只小鸟却以绝食来抗拒,直到死亡,它真正做到“不自由,毋宁死”。它的死震撼了我。可是,这样的小鸟,毕竟是太少了。而人类驯服、驾驭动物,有百般伎俩和丰富的经验,是太难抗拒了。

生命的光彩在于生命的独立自由的天性,阉割天性、促使生命肉体和灵魂的退化,这是极可悲的,也是极可怕的,即便生命还活着,却是苍白的颜色!

(选自《随笔》,19961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评论: 查看评论
    姓 名: * E-mail: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