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生命化教育网 >> 佳作连载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人类素描(第五章)

作者:张远山    文章来源:天涯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23
第五章 性别的人(上)



                41 男人

  他是阳具——是执行上帝意志的工具,也是执行魔鬼意志的玩具。上帝让阳具变成魔杖,使他作爱时可爱;魔鬼让阳具变成恶棍,使他作恶时可恶。
  作爱时他跪着,作恶时他站着。他跪着时,他的阳具站着;他站着时,他的阳具跪着。
  他的阳具见不得太阳,他的阳具喜欢呆在卧室里;文明从卧室开始,阳具是文明的杠杆。
  为了在卧室里跪着,站起他的阳具,他捏造了工具,驱遣跪在一边的奴隶站起来,拿着工具离开他的卧室。
  为了在卧室里跪着,站起他的阳具,他捏造了玩具,打发躺在一边的孩子站起来,拿着玩具离开他的卧室。
  后来不再允许公开的奴隶制存在,他就捏造更好的工具,让更好的工具使奴隶得到解放。然后让站起来的、已经解放了的奴隶回到自己的卧室去,跪着,站起奴隶自己的阳具。
  后来不再允许随便打发孩子出去,孩子也越来越早地开始告别玩具,他就让越来越早熟的孩子早早地得到自己的卧室。在孩子喜爱的女孩子面前,跪着,站起孩子自己的阳具。
  在卧室里,他的阳具是必备的家具。
  走出室外,整个世界就是他的卧室。

                42 女人

  她是卧室。她的胸部有两座闺房,她的体内有一座宫殿。闺房是上帝造的,宫殿是魔鬼建的。
  她的闺房和宫殿需要梁柱。上帝给她一根肋骨,举起她的闺房;魔鬼给她一条阳具,支撑她的宫殿。
  她胸部的两座闺房,一座让孩子做梦,一座让情人作爱。等她死后,一座闺房变成坟墓,让她的情人们做梦;一座闺房变成卧室,让她的孩子们作爱。
  为了让孩子降临她的宫殿,她让情人进入她的宫殿;为了让情人回到她的宫殿,她让孩子离开她的宫殿。
  除了第一根肋骨,所有的肋骨都是她复制的;除了第一条阳具,所有的阳具都是她复制的。
  她常常仰躺在草地上,欣赏夜空中的繁星;她的情人乘机背负青天,偷食她胸口那两颗鲜红的草莓——而她的情人因为背叛了上帝的意志,在野外偷食了禁果,无须回头仰望天空,很快就会眼冒金星;仿佛急喉喉吞吃了一颗核桃,在嗓子眼里噎住
  她更喜欢在卧室里仰慕她的情郎,为了考验他的腿部力量,她要求他翻过围墙,攀上梯子,带着月光,从窗口跳进来。

                43 绅士

  老派绅士穿浆过硬领的衬衫,系领带,带手帕。当代绅士不穿衬衫,不系领带,不带手帕。老派绅士穿系鞋带的皮鞋,新派绅士穿不系鞋带的皮鞋。老派绅士的衣服,一定是向名裁缝定做的,你只能看出做工,但看不出品牌;新派绅士的衣服,一定是去专卖店买来的,你只能看见商标,但看不出是否冒牌。
  老派绅士有一手漂亮的书法,新派绅士识字有限,除了签名,一切都由女秘书代劳。老派绅士拿手杖,新派绅上拿手机。老派绅士弹钢琴,下围棋,柯桥牌;新派绅士洗桑拿,搓麻将,唱卡拉OK;老派绅士穿礼服听音乐会,新派绅士穿时装打保龄球。老派绅士戴夹鼻眼镜读占典名著,新派绅士戴平光眼镜看富豪传饲。
  老派绅士年纪轻轻就蓄起了胡子,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新派绅士年纪一大把却天天刮脸,每个月还要把白发染黑,一副来日方长的样子。因此,老派绅士凭着他的大胡子,再出丑也留着一半面子;新派绅士凭着嘴上没毛,必要的时候可以不要脸。总之,当代绅士似乎有意把老派绅士的一切规范全部推翻。
  老派绅士与女士约会一定早到半小时,但女士会准时到;新派绅士不会提早半小时,因为他知道女士会晚到半小时。在这件事上老派绅士与新派绅士打了个平手——反正谁都得等半小时。
  老派绅士与女士跳舞像捧着瓷器,新派绅士与女士跳舞像绑票劫持——新老绅士对妻子基本上差不多,都是大男子主义。但区别还是有的。老派绅士结婚七年后,偶尔与女秘书喝喝咖啡,这个女秘书她很可能会用一辈子。新派绅士不管婚前婚后,总是不断地换女秘书,不到七年就可能换妻。所以两个老派绅士见面后互相问候:“喝了 ”两个新派绅士见面后互相问候:“换了 ”
  按悦,所有的女人都理应喜欢温柔忠诚的老派绅士,但许多当代女士只嫁金钱、地位、权力,只嫁成功的男人,而这些只有新派绅士才有——有钱就是成功,没钱就是失败,这是衡量当代男人的唯一标准。老派绅士在今天不仅是落伍的,而且一定是落魄的。因为游戏规则已经大变,现在是无规则游戏时代。因此,老派绅士的没落是注定的。

                44 淑女

  淑女是十八世纪的概念。然而当代男人如果被称为绅士,就显得落伍。当代女人如果被称为淑女,依然是一种荣誉。因为不同的男人喜欢的永远是同样的女人。
  十八世纪的淑女做刺绣,不小心针尖戳破手指,沁出第一滴血,立刻会娇喊一声昏过去;因为十八世纪的少女缺少户外运动,普遍贫血和神经衰弱。当代淑女不仅不做刺绣,而且不打毛衣,有足够的时间参加户外运动,所以当代淑女的神经系统非常坚强,看见再多的血也不会晕过去。当她们愤怒的时候,嘴上说气得“昏过去”,其实丝毫没有倒下的意思,这使随时准备勇救美人的男子汉们深感英雄无用武之地。十八世纪的淑女喜欢绅士,当代淑女喜欢武土。
  十八世纪的淑女因为缺少运动,胸部发育不足,不得不缘木求鱼地用高跟鞋来让自己昂首挺胸,以达到让男人们仰之弥高的回的。当代淑女有足够的运动,胸部早已巍乎高哉,因此不假外求,她们穿平跟鞋。这是因为运动同时使她们身高猛增,如果她们再穿高跟鞋,就难以得到“那一低头的温柔”。须知当代淑女虽然要求男女平等,但永不要求男女在身高上平等。十八世纪的淑女希望她的情郎才能高,最好才高八斗;当代淑女希望她的情郎身材高,最好身高八尺。
  十八世纪的淑女为丈夫点香读书,当代淑女要男人替她点烟。十八世纪的淑女在客厅沙发上抱一只波斯猫,当代淑女散步时牵一条狮子狗。十八世纪的淑女拿长柄手眼镜,当代淑女戴隐形眼镜;十八世纪的淑女害怕阳光,出门也随时举着小遮阳伞;当代淑女喜欢阳光,在家也到阳台上晒日光浴。十八世纪的淑女洗澡也穿浴衣,决不游泳;当代淑女游泳穿比从尼,不游沪也穿上空装。十八世纪的淑女在后花园拜月许愿,当代淑女在大街上追星发烧。十八世纪的淑女穿鲸骨裙坐马车,当代淑女穿羊皮裤骑电驴。十八世纪的淑女头上插鸡毛吃鸡腿,当代淑女吃肯德鸡喝鸡尾酒。十八世纪的淑女坐着时双腿并拢,当代淑女坐着时双腿分开。十八世纪的淑女香水点在耳背腋下,当代淑女香水涂在脚背膝下。
  十八世纪的淑女戴一个戒指,当代淑女戴三个以上戒指,外加手链脚链——手铐脚镣齐全,像解放了的女奴。十八世纪的淑女的金锁片或护身符戴在内衣里面,当代淑女的项链挂在羊毛衫外面。十八世纪的淑女不涂红指甲,当代淑女把十个脚趾也染得血红——并且穿一双露趾凉鞋。
  十八世纪的淑女与情郎写了三年情书才约会,约会一年后才接吻,接吻时不仅闭着眼睛,还闭着嘴巴。当代淑女与情郎打了三个电话就约会,第一次约会就接吻,接吻时不仅张大嘴巴,而且张大眼睛——寻找下一个约会对象。

                45 水女人

  我赞成贾宝玉的男女观:男人是泥做的骨肉,女人是水做的骨肉。男女有清浊之别,善恶之分。如果说人“一个是天使,一半是魔鬼”,那么正因为人是由男女各花一半力气才产生的。如果说人性善良多于邪恶,那无非是由于女人在生育之事上出力更多的缘故。这正是人类至今尚未被绝对的恶毁灭的真正原因。究竟谁是魔鬼,那是不言而喻的。但男人们却惯于颠倒黑白,据男人们说,被化身为蛇的魔鬼引诱的,是女人。一点不错!但显而易见,真正的魔鬼是不必等另一个魔鬼来引诱的,可见被魔鬼引诱的女人决非魔鬼。弄清了这一点,男人所说的“女人是祸水”就容易分出真理和谬误了:“祸”是由男人的引诱造成的,而女人就是“水”。
  女人就是水性的。好女孩是一滴露珠,是五色斑斓的诗,是一滴水中映现的整个世界。好女孩是一股喷泉,是蓝色的多瑙河,是华尔兹中最华美的华彩。好女孩是一湾溪流,是逐水的桃花;好女孩是一方池塘,是出水的芙蓉。好女孩如画,好女孩入画。好女孩是泼水节的女儿,滋润了美丽;好女孩是清晨的薄雾,遮蔽了丑恶。女人是母性的大海,大海是水性的女人。
  好女孩是地中海的海妖,她的歌喉有美妙的磁性,吸走了战士手上的屠刀。好女孩是爱琴海的爱神,她的眼睛有雄辩的口才,说服男人弃恶从善。好女孩的眼睛是两汪深潭,让好男人游泳,把坏男人淹死。好女孩是尼罗河的克丽奥帕特拉,她的鼻梁是眼睛的分水岭,即使改变不了历史,至少能重塑一个男人。好女孩是阿波罗的女祭司,她的耳朵是大大的问号,启迪了一切智慧,使全希腊乃至有史以来最有智慧的男人苏格拉底明白了:自作聪明的男人们实际上一无所知。
  好女孩是水杉,风华绝代,婷婷玉立;好女孩是水仙,纤尘不染,冰清玉洁。每一个好女孩都是一棵绛珠仙草,都应该得到一个神瑛使者用玉露精心浇灌、终生呵护。因为好女孩即使到了垂暮之年,还是一个好女孩。我讨厌编造出那喀索斯化成“水仙”那种鬼话的男人,一个自恋致死的男人是可笑而且可鄙的;一个相信这种鬼话的男人肯定忘了他是女人所生的,因而注定不可能得到好女孩的倾心相爱。
  一切爱女人的男人都是诗人,因为他们爱美如痴,从善如流。他们赞叹:“水之精英为草木,草木之精英为人。”水是不受约束的,水是不可形容的。好女孩是水,好女孩有任性的自由。一个好男人的责任,就是尽一切努力,给她自由;想一切办法,让她欢笑;直到把一个好女孩,彻底宠坏。

                46 火男人

  五行是中国人的看家古董。民间把五行叫做:金木水火土。我不知道这个排列顺序有何依据。它既不按照五行相生的道理,也不遵循五行相克(或相胜)的法则。五行相生的次序是金水木火士:金生水(金属熔化成液体)、水生木(没水的地方不长草木)、木生火(木能燃火)、火生土(火能把东西烧成灰)、土生金(岩石里隐藏着金属)。五行相克的次序是金木十水火:金克木(金属能断木头)、木克土(树根能钻人泥土)、土克水(水来土堰)、水克火(水能灭火)、火克金(火能熔化金属)。于是构成两个相生相克的循环。
  五行本来都是名词,但民生日用派不上用场,相生相克的歪理又与科学毫不沾边,于是科学昌明时代的人们就废物利用,把名词当作形容词来使用。
  一个男人衣着过时,人们说:“这男人很土!”
  一个女人妖冶妩媚,人们说:“这女人很水!”
  不论男女只要迟钝,人们悦:“这个人很木!
  很难另换一个字,比这三个字形容得更到位。但是很奇怪,五行的另两行“火”和“金”,一向非常不受宠。然而这已经是老皇历了!现在,满大街的人都在说:
  “那男人很火!
  不仅“火”成了形容词,而且整个世界仿佛都着了火——每个人都巴不得引火烧身!但我愣是不明白,为什么人们独独跟金过不去?我从没听人说过“这人很金”的话头。我实在不懂,为什么“金”就偏偏做不了形容词?我很为“金”不平。
  然而细想想,也有理。土、木、水、火四个形容词,其实都与金暗通消息。很土、很木的人,自然是缺钱花的,可谓命中注定五行缺金,所以受到嘲笑。很水的女人、很火的男人,自然是不缺钱花的,所以受到企羡。但不幸的是,越有钱的人越觉得钱不够花,所以不仅不水的女人、不火的男人觉得,连水女人、火男人们出照样觉得,自己命中注定“五行缺金”。
  在淘金比赛中领先一步的火男人们的自我感觉出奇地良好,因为他们坚信,自己是“真金不怕火炼”的伟丈夫。

               47 上海男人

  上海男人可以给北方妇女开许多选修课:美容(他常替太太买化妆品)、园艺(他常给太太买鲜花)、服装面料(他对毛绦、混纺及各种新面料了如指掌)、流行款式(他陪太太看电视里的时装表演)。世上从来就是女人赶时髦,但上海男人也赶时髦,流行什么上海男人就穿什么。不过这与上海男人惧内有关,外地是男人作主,他们比谁的老婆漂亮,他们自己却有权穿得像个邋里邋遢的遗老遗少。上海是女人作主,她们比谁的老公奶油,所以上海主妇把自己的老公打扮得像宾馆侍者。
  有些上海男人带两盒不同的烟,有人自己抽次的,敬别人好的;也有人自己抽好的,给别人抽次的。在公开场合掏起烟来,要过半分钟才从口袋里摸索出一支。
  上海男人读地摊读物,会摆弄小手工,碰上家用电器坏了,会自己修理。上海男人在家戴个袖套,出门戴个假领,秃了头戴个假发,掉了牙装个假牙,见了人一脸假笑,一张嘴一口假话。高谈阔论时一身假正气,一脸假撇清。好不容易放了假,老老实实在家里陪老婆孩子。上海男人冬天戴个小围脖,弄得像个五四青年;上海男人视力很好也戴副平光眼镜,弄得像个金丝猴。上海女婿,与北方姑爷不是一个概念,有甲A与甲B之别:北方男人是专业男人,上海男人是业余男人。
  上海男人是藏私房钱的男人,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男人,是察言观色的小职员,是打小报告的小密探。上海男人浅薄浮滑,上海男人精打细算,上海男人投机取巧;上海男人不敢明火执仗,不敢单打独斗;上海男人永远暗里使绊,永远拉帮结派。上海男人喝酒最不痛快,一瓶啤酒要分三顿喝。抿一口就憋个大红脸,跟娘儿们似的,北方的娘儿们也胜过这样的窝囊男人。
  这年头,连女人都不带手帕了(带餐巾纸),上海男人却带手帕。上海男人在街上背个女式包,原来是他老婆的——可既然由他背,干嘛不带个男式包?让人看着就生气。上海男人在家里只是副家长。正如他们在单位顶多是副科长。这也没有办法,因为科长只能有一个,副科长却有五个。而且正科长是上面派来的北方人。上海女人都“援外”了——外地和外国;而上海的地方大员,大都是南下接收的北方干部。上海所有的头面人物——教授、学者、作家,都是北方的南南下干部。整个城市都给接管了,上海男人还能干什么 打麻将吧!

               48 上海女人

  上海女人是最受父亲和丈夫宠爱的中国女人。从出生后到恋爱前,上海女孩受到父母尤其是父亲的宠爱。上海的父亲不会因为自己的孩子是个女儿,而对她有任何歧视,反而可能更加宠爱。这部分由于上海是中国工业化最早因而最早建立稳定的退休金制度的城市,上海人养儿防老的观念很淡漠;部分由于上海是中国实施独生子女制度最早最完善的城市,父母不得已把慈爱倾注到唯一的女儿身上。
  恋爱以后出嫁以前,每个上海姑娘都意气风发、扬眉吐气。她们打扮时髦、为所欲为。上海小伙子也在这一时期最会模仿影视中的外国情郎,对女友竭尽温柔体贴之能事。上海的毛脚女婿是最不好当的。上海人的“男女都一样”观念比任何其他地方都更深入,因此上海青年男女比例是比较平衡的。但由于近年来大量上海姑娘出国或远嫁海外,使男女比例颇为失调。男多女少的新局面,使上海小伙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但他们知道翻本的机会在婚后。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上海姑娘就更加“标劲”十足 与男友约会,上海姑娘一定迟到半小时以上,哪怕为此漏看了电影的片头。有新电影上映,上海姑娘一定颐指气使地让男友去买情侣包厢坐。如果有外国乐团、舞团访沪,或世界绘画大师的原作在沪展出,那么上海姑娘一定会怂恿男友去“轧一脚”凑凑热闹。其实,上海人的艺术修养还很难与国际接轨,但有了这一批赶时髦的恋爱中的上海姑娘的“撬边”,任何高雅的文化活动在上海都不会太冷清。当然,在音乐厅吃瓜子、在美术馆奚落现代派,也成了她们的专利。
  出嫁以后,上海女人与大部分中国女人的命运开始接近,因为她们的丈夫结婚以后很快就“从奴隶到将军”。与一般认为“上海男人买水烧(马大嫂)”的广告形象相反,实际上大部分上海家庭里,下厨房做家务的基本还是妻子,但上海女人有权感到委屈并以此居功,进而以此为武器在吵架中永远占上风,而不下厨房的上海男人会因此而气短,觉得亏欠了妻子。这与外地妇女的心甘情愿和外地丈夫的受之坦然有本质的不同。上海女人与丈夫吵架,得胜的多,如果回娘家则一定凯旋。所以上海男人之间的调侃叫做“跪搓衣板”,尽管这种事从来不会真的发生。
  简而言之,上海女人小时候受到一个男人(父亲)的宠爱,恋爱时受到几个男人(追求者)的宠爱;婚后如果丈夫非常“模范”,就受到两个男人(父亲、丈夫)的宠爱;如果生了儿子,则受到三个男人(父亲、丈夫、儿子)的宠爱。众所周知,女人是容易被宠坏的,所谓“近之则不逊”。从大男子主义的立场上来看,上海女人确实有被宠坏的迹象。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女人被宠坏的社会(即使她们并不满足),毕竟比女人被欺压的社会更文明。

               49 不笑的男人

  男人知道,不爱笑这一特点对自己的公关形象不利,但他们不肯正面承认,却反过来给自己贴金:男儿有泪不轻弹。言下之意,男人不爱哭,当然也不爱笑;正如爱笑的女人,同时也爱哭。所以爱哭是女里女气,爱笑同样是女里女气,并且不爱笑正是男子气。永远不笑的高仓健,不是已经成为男子汉的代名词了 所有的硬派小生都是轻易不笑的。男人们所造的神也是这样:耶稣总是苦兮兮,圣母永远笑嘻嘻。四大金刚总是凶霸霸,观音菩萨永远笑眯眯。微笑的如来、大笑的弥勒尽管是男的——然而男性雕塑家们却把他们塑成男身而女相。总之,男人们想尽一切办法不笑——生活中爱笑的那些男人都是智商比阿甘还低的傻子,只有那些低能导演,才会“戏不够,笑来凑”。了解了男人对笑的基本态度,我们就容易明白,生活中许多作微笑状、作平易近人状的男人,他们脸上的笑是一种公关姿态的假笑。
  从心理学角度来悦,男人的假笑表明了理智与情感的冲突。也就是说,当男人的理智与情感无法协调的时候,他们就笑 所以男人的假笑会把人吓跑,女人的笑却使人近悦远来。不爱笑的男人的笑,是修养得来的,此之谓成熟、练达、礼貌。他是先失去了自然的笑的能力,然后通过理智的权衡,认为假笑常常能够带来利益。所以男人可以假笑得极有魅力,而女人一旦假笑就让人汗毛凛凛。相反,一个在社会等级顶峰的男人,由于无须向人献媚,因此连假笑都是不必要的。既然不必笑,所以他就不笑 由于国王们长期不笑,所以他们失去了欢笑的能力。为了治疗这种不治之症,他们网罗了许多宫廷小丑来逗自己笑。笑而要逗,可见突的机能已经完全退化。逗笑的艺术,被称为幽默。女人根本不必逗,就会噗哧一下笑出来。所以女人根本不需要什么劳什于幽默。男人中最幽默的那些人,虽然能够逗别人笑,然而他自己还是不肯笑(据说这是具有幽默感的真正标志)——可见男人已经多么病人青盲、不可救药。
  女人的情感总是胜过理智,男人的理智总是胜过情感。而教育总是理智的,因此受教育程度越高的男人,原本有限的情感就越是泯灭。相反,未受教育或仅受过很少教育的男人,往往是男人中理智与情感冲突最小的,粗汉们的这种特点受到了许多矫枉过正的思想家的赞美:这种男人被称为淳朴的人。受过教育的男人批评别人的常用武器就是指责别人“感情用事”。因为感情总是不明智的。但受过教育的男人从来不问一问:明智真的总是对的 明智真的总是有价值的

               50 爱笑的女人

  人是唯一会笑的动物,笑是人类的重要标志。然而男人不肯笑,而女人最爱笑,所以女人比男人只有更充分的人性。
  不爱笑的欧洲男人说:鸡鸭多的地方,屎多;女人多的地方,笑多。男人知道,不爱笑使自己远离了人的基本特征,所以他们别有用心地把女人之笑与鸡鸭之屎相提并论,似乎笑虽然不是兽性,但却与家禽的咯咯、呷呷相近。不爱笑的男人远离人性,并非由于男人比女人进化得差。恰恰相反,男人是进化得过了头的动物,男人是理智战胜了情感甚至泯灭了情感的动物,所以世界上大部分惨绝人寰的悲剧都是男人炮制的。早就有人建言,如果世界由女人统治,血腥味会少一些,男人们可以坐下来大喝其鸡鸭盅汤。
  不爱笑的中国男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女人的戏,未必一定是滑稽戏,但是三个女人之所以能上演一台热闹的大戏,是因为她们总是在笑。这正是令男人奇怪的地方,女人们说的话明明不怎么有趣,她们却笑得一地碎银;甚至笑的时候比悦的时候多,揉肚子的时候比动脑子的时候多。《红楼梦》中最精彩的一幕是刘姥姥高呼“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头老母猪——不抬头”之后,从威严的贾母到哭煞鬼林妹妹,一干老妇少女一齐笑翻,直到“笑不动”为止。总之,世上有不幸福的女人,但没有不笑的女人,更没有不爱笑的女人——褒姒或许是唯一的例外,但她之所以不爱笑,是因为知道自己只是一个高级女奴——谁也没有权力要求奴隶欢笑。周幽王为了引她笑而点起了烽火,当诸侯们赶来时,褒姒确实笑 但周幽王至死都不会懂得,褒姒笑的是男人的愚蠢,男人的理智。周幽王以为女奴是可以被逗笑的,殊不知只有让女奴获得解放,她们才会欢畅无比地巧笑倩兮。
  站在男人的立场来看,女人确实较为缺乏幽默细胞。因为幽默正是理智的产物。而很少有女人的情感会被理智战胜。然而女人尽管较少理智,却永不缺乏情感。认为理智不足是一种缺点,仅仅是男人的偏见,正如男人不认为自己缺少感情是一种缺点。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她们的原本相对薄弱的理智得到了教育的开发和补充,很容易与先天的丰厚情感达成平衡与和谐。因此,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的笑是最迷人、最美艳的,是人类文明的灿烂花朵。这种女人的笑,稀释了男人的理智,软化了男人的凶残,成为文明的安全阀。
  犹太谚语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在我这不信上帝的人看来,所谓思考的“人类”,指的就是男人,而对严肃思考的男人发笑的“上帝”,倒恰是女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人类素描(第四章)
    人类素描(第三章)
    人类素描(第一章)
    张远山:《人类素描》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评论: 查看评论
    姓 名: * E-mail: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