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生命化教育网 >> 档案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第七十七期博客之星:黑雨滴(叶晓燕)

作者:张文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成长博客周刊》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3-22

博客地址:http://blog.cersp.com/78844.aspx

博客美称:溪上青青草

一、博客感言           

【我停在哪里】

——兼说博客

  生活,从其大体上来说,日日如常,一天接一天的过去,不会因为快乐或悲伤而卡在某一个时间的点上;但是如果从细节上着眼,许多时候充满了躁动、不安、质问。这些细节对具体实际的生活来说,或许什么也不是,但是对于个人来说,却是意义非凡,它们让人知道了自己之所以是自己,把个体突显于浩大的生活之上。

  如果把生活作个划分,无非是两部分:务实和务虚。

  务实的生活,喜怒哀乐都有着具体的落脚点,耽溺其中久了,就不免害怕自己会变得营营碌碌或没心没肺,随从盲目。于是,有时候在平和快乐的时候忽然就把自己放逐了,或者在难过伤心时让自己缺席了。似乎生活中必须要有那些时而来临的虚无感,来提醒自己真实的存在。如果把生活比作河流,那么这些虚无的瞬间就是飞溅的浪花,跳跃着,闪烁着,然后逐渐地平息。该怎样收集它们呢?

  书写,应该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只是缺少氛围时,许多的渴念和疑问都只能随风起又会随风灭,让时间不留痕迹的空白着。于是,就想到了博客。

  在这里,书写获得了别样的意义,被人阅读,与人交流,文字走出了个人的狭隘空间,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比如,王小庆君,他的评语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有时候还会促使我去反观自己的文字;比如晨风君,他的毅力他的纯朴的愿望他的孜孜不倦的追求,会无形中给人一种鞭笞之感;还有深蓝,她是生活的行吟者,那些如花般的文字有时候那样切实地道中人的心思,给人一种遥远而实在的安慰;还有徐莉,她的感性和理性结合得那样好,用自己的思考和慧心使日常平板的工作不再琐碎和空洞;还有赵赵,简直是文字的精灵,还有无所谓、幽谷筝鸣、风语等等,在这里,有了牵挂,有了温暖。

  所以,这儿算是自己的一个温馨小窝,我也习惯了黑雨滴的称呼,我知道这也是我,真实的我。

  但是在另一些时候,连书写都无法安慰灵魂,人像是稀薄的空气游离着,那么就只有选择沉默。沉默可能是最坚实的堡垒。

                                               2008-3-17

 

二、博客美文:

1】对自己忠贞不渝

2006-11-02 23:52, 溪上青青草, 1943 , 20/607, 原创 | 引用

 

  任谁翻遍了我们的书信,

  也揣摩不透我们的心意,

  我们是那样弃义背信,而这恰是——

  对自己都那样地忠贞不渝。

  这是苏联女诗人茨维塔耶娃的宣言,如矛戟一样刺向人的心脏。当我们坠落在人世间时,谁会告诉我们要忠于自己?做一个乖孩子做一个好学生做一个好人,我们在长辈关注的目光中长大,在爱的名义下,我们要忠贞不渝的对象不是自己!顺延着这种爱,背后还有更强大的力量,那就是道德、舆论,以及在这样的环境中所形成的性格习惯。就是这份习惯,让人顺从于外在的一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感到安全,才会获得俗世的幸福。因此我们要对这一切忠贞不渝,除了自己;那么在生活中惟一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弃义背信的对象,就只有自己!

  一切家园我都感到陌生

  一切神殿我都感到空洞……

  茨维塔耶娃突决了爱和信仰的禁锢,她看到了自己,于是拥有了自己。这其中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大的决绝?或许我们可以积蓄力量战胜痛苦,甚至也可以冲出黑暗,但是怎样才能突围的淹没?千丝万缕的人情纠缠中,有着随波逐流,顺水推舟的安全和轻松。痛并快乐着,生活在众人的眼里大多就是这样简单的一部轻喜剧。

  原本很平常的一个早晨,茨维塔耶娃让我感到了深深的伤害。在哪里?在每个生活的抉择面前,放弃和妥协的人是我吧?在每次稍稍触摸到内心的渴望时,又无奈地去漠视和逃避的人是我吧?

      和曾经志同道合的朋友在电话中,相互打趣着叫对方小女子,感慨着我们的路越走越窄了。其实是我们的惯性越积越厚,对自己的弃义背信越来越重了。像牧人逐水草而居一样,我们渴望尽性而泊,当然也可以随时起程。不管是永远停泊还是不断起程,都以心的名义。想起多年前,一位朋友质问我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坚持,我说我要为父母再活5年,然后再做我自己。他只微笑着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现在5年早已过去很久了,可我是越来越看不清自己,我总是有理由让自己停驻在这一个地方。现在再次想起的朋友的眼眸,我感觉到了其中的无奈,他在我的回答中看穿了我的软弱和逃避,看透了我性格中的弱点,所以无言,或许无言中还带点包容的理解,因为那时我还太年轻。

  有位作家说:我们的两只笨拙的小脚在家的外面绊在石头上时发出的第一声呼喊,才是真正的降临人世后的呼喊。没有了家的四壁来保护我们,没有谁来让我们依靠,在外面世界的磕磕碰碰中抹去了心灵的积垢时,心中的那个被积压着的自己才会高昂起头颅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许多人可能都不曾来到这个人世,我们只在里被孕育着,从家到外面的人世,还需要经过刻骨铭心的阵痛,在阵痛里体验着生命恣肆淋漓的痛苦和幸福。

  生命的切肤之感!

  不知名的窗口又洒下笛声,听不出忧伤还是喜悦,平静的悠扬覆盖了一切。这就是生活的一个注脚?我的质问在这样的注脚里又逐渐得有点模糊。                                         2006-11-2

http://blog.cersp.com/78844/729184.aspx

回到目录

2】衣物相亲

2007-11-20 21:47, 黑雨滴, 1570 , 24/376, 原创 | 引用

 

  寒冬的脚步越来越密集,一阵风起,就可能会感觉到刺骨的寒冷。眼中的所有色调也逐渐地变冷,到最后感觉上的冷和天气的冷就混杂在一起,天地万物一起寒冷。

   在这个寒潮来临之前,整理出衣柜里的冬衣,看着这些熟悉的温软之物,眼睛也就不再萧索。然后拾掇好温软的床,开一盏橘色的小灯,就拥有了一室的温暖。

   好象是张晓风说过,人生于世,相知无几,而衣履相亲,亦薄凉世界中之一聚散也。衣物相亲,切肤切肌,是握得住的温暖。生活里的很多东西都像是握在手中的沙子,握得越紧丢得越多,人被迫着去学会顺其自然,去学会放任自流,去学会适应游离动荡的生存状态,而衣物却不然,它们可以让人抓在手心,时时相随。人之于衣物的心情推及出去,养宠物者的心意也出于此吧?

  但衣服不仅如此。当你沉默着时,衣服就是一种无声的告白,率性的随意的严谨的热情的冷漠的可爱的可厌的等等,衣服会泄露或昭示你的内在性情,当然先排除掉假象。张爱说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的时候,也是一往情深。因为一件衣服上有年华的留影,有心情的印记。在与一件衣服相处的时光里,应该称得上喜欢。当人的喜欢淡去,衣服就停留在自己的原点上,如果衣服有感觉,不知是否会有所表白,在衣柜的角落里或者其他被抛弃的地方咕哝着,人不可能看得清它们。有时候人对衣服的喜欢还在,但是必须隔离了,比如压在箱底的婚嫁衣。不过有一种喜欢很难明了,像奶奶对待她自己的寿衣。奶奶在十几年前就为自己准备了寿衣,比她自己平时的衣服要贵重的多,每年六月都会拿出来晒晒,然后又小心奕奕地储放好。以前见着晾晒的寿衣,心里总是感觉无比得诡异,虽然它们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现在已是很多年未见这样的场景了,不知奶奶是否还是悉心地保管着。或许有一天,我也学奶奶的样子,在生前为自己准备下一套寿衣,然后拍好照,那样的话好象死也是可以自我掌控的,人生的路多少显得完整一点。

  我甚至想,如果有足够的地方,足够的精力,把所有的衣物依时间顺序保管好,还可以贴上标签。当某一段过往只剩下空白的时间刻度时,那些衣物会站出来说,我在,我可以补充。我相信它们是最好的物证,可以唤醒记忆。有一次在街上看到有个女孩身上的裙子很面熟,想起了自己曾经也有过类似的裙子,一下子几个过往的场景冒出在脑海里。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自己怎样处置了那条裙子,不免有点怅惘。

      怀念那些在岁月里流失的衣物。

                            2007-11-20

 

回到目录

三、博友眼中的黑雨滴:

【深色雨滴】

2007-01-18 20:23, 深蓝, 1439 , 32/507, 原创 | 引用

  我想我懂得你和那样的际遇。那样地突然,突然失去了语言。它们不再开放,仿佛一个季节突然提前结束。在光阴面前,不作争辩或解释。顺从内心的意愿,写或不写,停止或继续。

  深色雨滴

  黑雨滴的朋友在读完她的《躲在冬天里》后,恳切留言:你的文章越来越优雅,但是我觉得你的文章可以写得更长些,因为我认为你的文章总是意犹未尽。

  她这样说:的确如你所说,我的话其实还没有写完,在写时候的时候常会忽然感到一种倾诉的可怕,内心忽然就关上了门,表达就陷入了困窘。习惯了躲在自己脆弱的城堡里,有点隔膜地观看着外面的世界。

  我想我懂得你和那样的际遇。那样地突然,突然失去了语言。它们不再开放,仿佛一个季节突然提前结束。在光阴面前,不作争辩或解释。顺从内心的意愿,写或不写,停止或继续。

  冷静,温柔,沉痛。

  那样匆促的盛开短暂而凄美。却叫人无法遏止地想念。越是那样看似无所顾忌地离开,越是不能放弃。

  经常这样,写着写着,突然不能再说下去。仿佛辞难达意,怎么也说不清。在刚刚还亢奋着的激情里迅速冷却下来。就像,一场或明或暗的暧昧突然失去了诱惑;就像,突然想起看似美好的事物里所隐藏的种种不足;就像,一直等待的那个人不来赴约,留下你在街头巷末,黯然神伤。

  却也突然有了解脱的轻喜。

  那么,就静下来走一段自己的路。即使黑灯瞎火,即使要遭遇一场多年不遇的寒流。那么,用最简单的方式,握紧自己的手,喝一杯滚烫滚烫的水,暖和自己被冬天冻僵被疲倦击碎的神经。这个时候,只适合与自己对峙。任何的安慰和聆听都失去了意义。在渐黑的夜,在喧闹的城市,保持静默。

  那天早上在街头,我看见那惊险的一幕。看见一条狗在逃窜。它几乎无路可逃。一辆小汽车朝着它冲过来。正担心它会不会在车轮下丧命,它却意外地逃生了,却又奔向旁边一辆摩托车。幸好安然无恙。我突然联想到,人也一样,在巨大的利益和关系里游弋,是不是很难全身而退?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伤痛,伴随着生命的开始直至结束。

  突然想起我初中的同学锦,因为失恋而匆匆结束生命的女子。在二十四岁那样曼妙的年龄里,拒绝了所有美好的盛开。生命都可以这样戛然而止,何况思想或者语言,或者一段爱恋。

  赵赵称她为深色雨滴,听来就美。只是年轻的雨滴,文字里多了些凝重和深沉。因此充满想象充满味道,且让人微微的心疼。祝福这样的女子,生命里多一点明朗和澄澈,多一点简单的开怀和淋漓的幸福。

  我想,自己心里亦有很多的质疑。明白活着,仍会一次次遭遇幸与不幸,悲欢或离合。但始终愿意相信生命的美好,即使疼痛、忧伤,乃至残酷。

  那么不急,我们可以慢慢写,也慢慢感悟。

http://blog.cersp.com/61802/843283.aspx

本资料来源:http://blog.cersp.com/34964/1393137.aspx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相关文章:
    第七十六期博客之星:谭焕发
    第七十五期博客之星:燕子回首(陈晓燕)
    第七十四期博客之星:西岳太华(于立刚 )
    第七十三期博客之星:何红云
    第七十二期博客之星:陈秋香
    第七十一期博客之星:钟丽娇
    第七十期博客之星:肖立新
    第六十九期博客之星:蓝淑荣
    第六十八期博客之星:红坡小苑(施琼英)
    第六十七期博客之星:布老虎(李林川)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评论: 查看评论
    姓 名: * E-mail: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