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生命化教育网 >> 档案 >> 文章列表 >> 文章正文
 
第五十一期博客之星:蚶山之落风

作者:张文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成长博客周刊》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2-19

博客地址:http://blog.cersp.com/779369.aspx 

一、             博客简介:

博名:蚶山之落风

我和博客的初次邂逅

    我建立博客的来由比较简单。

    在教育信息的孤岛上独自奋斗了十几年,因为宽带的链接,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

    享受网络互动资源,首先进入我视野的,是QQ

    QQ的世界里,游戏、聊天,感受游戏的魅力,不断享受成功带来的刺激和体验,常常忘我,不过游戏玩后,给我带来的是无限的疲劳和空虚,所以我更热衷QQ聊天,聊天对初次涉足网络资源的我,可以学打字,发点生活牢骚,也是不错的,然而,毕竟因为不是教师群组,隔行如隔山,最后的话题,总是不欢而散。

      到处搜索教师的博客群(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博客到底是什么,内心里却是以博客为样本找的),可是那样的搜索,得到的资源总是非常有限的。

      碰到既是同届校友又是老乡的朋友马拉松,我就像找到了组织一样,我把想找优秀教师教学网站的想法告诉了他。

    他向我推荐了刘良华老师的教育叙事研究博客,这一上,就不懂得回头了。

    记得那几天,我疯狂的读博,同时也通过博客特有的链接功能,我寻到了久已心仪的张文质老师的博客——生命化教育研究博客。

    洪图老师极力怂恿我建立博客,我却一直没有信心,好多年不写文章,说起动笔就头疼。

    读了几天博文,也摸到了几个讨论会上,在讨论会上体会到的温暖,让我的疑虑烟消云散,写博,是自由的,想写就写,不想写也没人逼(张老师说过,体制内的博客,不可能有生命力,也火不起来的,一定会是死气沉沉的)。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群组的概念,但是,博客的链接体现了博客强大的生命力,我已经感觉得出来了,从博客链接中,我摸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优秀手:徐莉,沈旎,……太多了。

    心动了,反而是我催着马拉松,让他教我怎么建立博客。

    邮箱我是有的,这样的,我就建立起了博客,马拉松教了我一招:链接,我给自己起了个博名:蚶山之落风,所谓落风者,我在师范毕业时对现实教师职业的感叹所起的名字,取之草根本意,我就装模作样的开起了茶馆来了——

    见我的第一篇博文:到我家喝茶去

    我真的就到处去张贴,给我刚刚建立的新家广告,把我的博客网址大量的张贴。

    我这人,还真的是有点儿风趣和幽默。我的博客,还真的有人来逛了,有人来留言了,我觉得很是兴奋,这比QQ有趣得多,这样的教师群组互动,让我一下就乐不思蜀了。

    在读博中,我总不忘给素未谋面的据说是博友的朋友们来上他几,还真的来了很多的博友:裙角飞扬、绿儿、徐莉、子俊、天光云影、……

    尤其是天光云影吴若言老师的一条评论,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4. 评:到我家喝茶去, 2007-01-18 21:18, 天光云影

    留言时将大名网址复制上去,并在记住我的名字和网址前打勾。这样便于朋友直接找到你。】

    这样,博友可以通过我的链接,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找到我的

    我体验着博客链接带来的博客互动魅力。

    她的留言使我感到很温馨,也让我深深的意识到,原来博客人之间,是可以这样的互相帮助,后来,我更知道,这也是博客之所以成为继QQ之后长盛不衰的原因,它是博客人精神的精华之所在。

    在博客的操作上,黄绍波、绿儿也帮了我很大的忙,教会了我如何给博客分栏目,还有以后的燕脂的传照片、……

    秉持着这个理念,在博客之间,我也这样的帮着了好多博友,忠实的把博客的这种精神理念,不懈的、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

      与博客的初次邂逅,我被博客狠狠的撞了一下腰。

      博客融入了我的生活。

http://blog.cersp.com/779369/1092633.aspx

二、博客美文

我所认识的生命化教育

2007-08-22 14:04, 黄崇波, 10701 , 38/276, 原创 | 引用

(一)我是什么?

    我常常在想:我是什么?

    中国的农民,有好几亿,因此,中国广大的乡村,因为服务于农民的子女教育,也生活着几百万的教师队伍。

    任何有前沿意识的政 府都会知道,国力的竞争,最终的战场,都在教育。而中国的教育,有90%的阵地,是在农村。

    在农村这块贫脊的教育阵地上,生活着一群平凡的农村教师。

    这支队伍,长期根扎在农村,因为人数之多,范围之广泛,所以,政策操作、经费的投入,……,等等,牵扯着千家万户的利益,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样盘根错节的问题,一直就摆在政府面前,也成了扼制中国教育发展的一老大难。

    因此,自古以来,历届新上任的体制内领导,都会说,教育必需摆在优先发展的地位。而最终的优先的落实,就只能有老天知道。往往,在层层上推之际,在三把火烧光之际,在每一位即将离任的一把手领导要卷起铺盖到新的地方去重复昨日的教育故事走人之际,据说,广大教民还总在盼望之中,真是南望王师又一年,而且,还要经受着年年望,年年失望的煎熬。

    这样的盼望积累多了,教民们就灰心起来,丧气起来。

    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去了:工资低了,养家糊口的养家糊口,搞第二职业的搞第二职业,下海的下海,……

    工作着的,也得照常工作着。但是这样工作着的工作质量,无论谁谁的心里,也都心照不宣着。

    老百姓仍然是喊着,GUAN们呢,照样是推来推去着,经费啊、个人能力啊、……”的问题,总是像皮球似的,从这边被踢过来,又从那边踢过去。

    最终的结果,是老百姓和教民们一起,加入了唉声叹气的观望队伍,又回到水深火热的失望之中。

    年复一年,农村的教育阵地,就成了无人管着的教育资源上的荒坡。

    于是,教民们也诙谐的、自我调侃的,自称起了草根来了。

    教育荒原上的草根草民逐渐长多了起来,就构成了教育阵地上一道新的靓丽风景线。

    “没有花香,教师囊中羞涩,连找对象都难,没有树高,没有人关心,名声树大招风谈何容易,教师成了名副其实的荒原上的一棵小草

    我常常在想:我就是教育荒坡上一棵无根的小草,无根,所以,连草根,都不是。

(二)我和张老师的认识

    于是,草根们就自发。网络上的培训,美其名曰:体制外的阵地

    一道新形式下的教育培训风景正式登堂入室,进入了中国广大农村的视线,蜗牛一样驾着互联网的高速车,驶进了中国教育的历史视野。

    “体制外的阵地逐渐的火起来了,教师成长博客也应运而生了——

    “新思考一区、二区,……

    名人的教育博客跟着成长起来,热起来了:生命化教育教育叙事研究教育管理新时空……

    在教师博客里成长起来的名人和名人博客效应反过来又带动了教师的成长。

    没有网络的日子,我在教育的阵地上孤军奋战,远离信息,远离同行,远离专家。

    申请了宽带,使我接触到了互联网,通过好友L的介绍,我进入了教师博客的阵地,从好友介绍的教育叙事研究的阅读开始,通过链接,我也找到了生命化教育的阵地。

    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结识了张文质老师。

    我常常在想,要是没有网络这个平台,这一辈子,我不可能和张老师这样的教育专家有零距离的倾听,有面对面的接受教晦的机会。

(三)我了解张老师吗?

    上午和博友N聊天,N突然问我:认识大熊老师吗?

    我的脑子里一下子浮出了大熊老师在我建博客尹始,给我留下的风趣评论,说我为什么不把建博的广告贴到他家。这样想着,心里头也一下子温馨了起来了。

    我跟N说,只是因为我做《生命化教育网》的推荐工作,我和博客上的博友互动时间相对来少了些,而且博客是个海洋,名人多,博文精品多,是永远也拜读不完的。

    感叹着,以后真得好好拜读拜读这位出色的大熊老师。因为,燕脂也一直推荐着这位老师。

    博友N又说,你的推荐很有特色。我笑着说:那是张老师的特色,我是为张老师的《生命化教育网》做的推荐。

    N说不太了解张文质老师,因为地域靠近广东,从而对刘良华老师更了解一些,还听过他的报告,说当时做报告的培训院的大阶梯礼堂里,听报告的人坐无虚席。我说,因为刘老师是草根的代表,是草根长成的大草,当然会。

    N最后又笑着问我:你是福建人,你了解张文质老师吗?

    我哑然……

(四)我所认识的张老师和他的生命化教育

    是啊,我了解张老师什么呢?

    我虽然是福建人,但是对张老师,他是哪里人,他的过去的历史,我其实是一无所知。

    我了解的,都是张文质老师的生命化教育故事,或者说,和生命化教育故事有关的张老师。

    我们都喜欢称他:张老师。

    其实他以前是一个诗人,从他女儿的上学,他体会到了活生生的生命在场,从而进了生命化教育这块神圣的土地,开始了真正田野式的生命化研究,正式当起了他的张老师,和生命化教育,算是扯上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一次真正的破冰之旅。

    他的名字,他的生命,和生命化教育,融在了一块。

    就像明霞老师在她的《生命在场》一文中所谈到的,只要提起张文质,脑子里自然闪烁的词汇是生命化教育;只要提起生命化教育,马上联想到的一个人就是张文质。似乎,生命化教育就是张文质的代名词。

    张文质老师和生命化教育是血肉相连的,他的生命里,流淌着生命化教育的血液;骨子里,透着对漠视生命者的鄙视;头脑里,装着全国的生命化教育——已经建立的生命化教育基地的,尚未筹建的,正在筹建的,他正在把他的生命化事业由福建推向全国……

    喝着狼奶长大,至今仍生活在狼一般的性情和环境之中,所有,他对于教育的负面体验,是那么的深切和彻骨。

    而之前,我对张老师的了解,也仅限于几本薄薄的《素质教育博览》,可是,我觉得,那已经是足够了。

     读了几本,我就自己建立了张老师的形象,田野式的研究者,广大城市、农村一线教师的贴心人,……

    一个对教育的现实盲区——农村教育具有深厚感情的人。

    我认为,那是我能读到的最真实的声音,虽然,沾了点泥巴,然而,正是这种原生态的谈话式的教育叙事,立足农村基层,他的生命化教育的田野式思路和研究实践,给广大一线教师带来了很大的震撼,一潭潭死水,平静了多年,突然起了波澜。

    从小事做起,教育是慢的艺术。

    实施生命化教育,成全人的生命,首先要成全教师的教学生命,成全教师的成长。他正在推行的教师阅读“11读书俱乐部,必将波及全国,彻底的改变着现阶段教师的精神贫脊状况和教育的落后面貌。

    我想,之所以张老师受到很多广大一线老师的敬佩和追随,首先不在于他的诗人学识,文化素质,更重要的,是他骨子里的草根情怀。虽然,正像他对孙绍振教授所讲的,今天,他也不是什么草根了,但是,在他的骨子里,仍然流淌着草根的血液,他仍在一线教育的荒原,不断的建造着他的生命化基地,做着草根的工作。

    从农村的教育荒原上,从教育的田野里,从小草长成的大草

(五)我的生命化收藏家当

    我想起了一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这人,生性比较愚,黑不起来,同样,也赤不起来的。

    骨子里,却有了浸染。

    我家里的藏书是不多,最近,不重的书架上,添上了一些生命化的家当——

    1、讨论上,得到张老师的赠书。——《唇舌的授权》

    2007年3月23,我收到了从福州邮寄来的《唇舌的授权》,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收到的赠书,是张文质老师寄来的,感觉到了,沉甸甸的分量。

    虽然,我至今为止,才读到160页,2000年和1999年两个年头的教育手记,但我保证,那是我读书历史上(除了当年应试教育的跳农门考试之外),绝对是最认真的、最有思考的第一次。

    2、博友L寄来的书——黄瑞夷老师的作品《作文教学的趣味和境界》、邓桂琴大姐的《热土风情》、《学习像呼吸一样》

    2007年4月30,我收到远方的博友寄来的三本书。我没有付出钱,为生命化的共同语言,我收下了这份沉甸甸的礼物,我把这份情意,记在了心里。

      3 、福州带回的生命化关怀——生命化系列研究书。《幻想之眼》、《保卫童年》、《生命化教育的责任与梦想》、明日教育论坛第三十七辑《教师博客现象》

    受张老师邀请,757日去了趟福州,有幸完整的聆听了一节孙绍振教授的讲座《阅读与教师专业的发展》,也第一回真切的听到了在博客上传说了好久的张老师的爽朗的笑声。

    第一回,零距离的、真实的认识了一些虚拟博客世界里的良师和朋友——

    从山东泰安赶来的明霞老师;

    从北京来的大夏书系的总策划人吴法源先生;

    在福州的姚春杰老师、林茶居老师、乱虫、淡水清荷、黄雀;

    200777晚上,因为三个七的情人节,结识了温暖的11组合——边水临和水心老师;

    来自莆田仙游团队的林高明、郑华枫、黄春晖、……

    可惜,因为了女儿的生病,我的福州之行,没有了文字的记录。

    临走的时候,还顺手牵羊的,在虫的同意下,带走了闽侯白沙的生命化成果——《乡村学校生命化教育之路》。

    一次难以忘怀的生命化朝圣之旅、温馨之旅。

    4、卓越网寄来的《教学的勇气》和《静悄悄的革命》。

    第一回购书。

    在邮局里寄钱,26.8元的购书费,手续费收走了2.9元,我和邮局里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说这也太可怕了,比10%都多呢。

    邮局里的工作人员赶紧陪着笑,解释着,说100元以下的汇款,都有起收2元的邮寄费,还有附言里每个字的收费,都加在一起,所以收了2.9元的汇费,这是按政策和规定收的,绝对不敢多着。

(六)我已受了生命化的涂毒

    我竟把我很多的第一次,在无知中,贡献给了生命化

    今后,我将受着生命化的涂毒,而且,我可怜的学生,也将受到牵连,被迫听着一些生命化的牢骚。(像我这样愚钝的人,纯粹,只能发些牢骚级的牢骚。)

http://blog.cersp.com/779369/1113941.aspx

◎读书艰难,艰难读书

—— 写在读书日之后

黄崇波

(一)说

                     ——读书艰难

    细说读史。

    小学阶段,连环画伴我成长。八十年代,在农家,有钱买书,那是奢侈。记得那是我念二年级时,同桌是个不会读书的,有次我帮他抄了作业,他很感激我,神秘兮兮的把我拉到一边,趴在我耳边:中午到我家来。记着这句话,草草的回家用了午餐,如约便去了他家,他兴奋的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看,那语气,一半是炫耀,还有一半是感恩,这么多,你一定喜欢的。我呆了,满屋子的图书连环画,我简直看花了眼,只见他从里面利索的抽出一本:诺,拿去看。我至今还记得那本连环画的名字是《黑风洞》。我记不清帮了他多少回(现在想起,我真对不起他),我看了他家的大部分的书。读连环画,开启了我的阅读之门,也使我比其他的乡下农家学生懂得了更多的,我经常和他们讲古今历史,给邻居老人和不识字的妇女说看到的社戏,连环画丰富了我的阅历也提高了我的写作能力,我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念给全班同学听,它伴我度过了小学生涯。

    上了初中,因为有了更多的同学,也接触了更多的书,我开始大量的阅读古典小说,《西游记》、《三国演义》、《隋唐传》、《水浒传》、《封神榜》、《岳飞》、------同时也接触了很多的武侠小说,那时我最爱看梁羽生和金庸的,我们和七剑一起下天山,课余和假日,我们沉浸在梁羽生和金庸的刀山火海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期间,我还交了一位铁哥们,我们能够认识,得益于我这位哥们的初考成绩,他的语数两科加在一起,竟然还没有到一百分,他爸爸是学校的一位老师,他爸爸希望他和我在一起,以便辅导他儿子的功课(后来也果真如愿,我的这位可爱的哥们的成绩大为提高,差点和我一起上了师范),他爸爸掌管着学校的收发室,学校所有师生订阅的杂志,都由他来发,这使我和他有机会也看了很多的杂志。中学时代读书纯粹是缘分使然。

    环境造人,上了师范,我接触了会写散文和诗歌的我班的几个女才子,我便也试着读一些诗歌和散文,也涉猎一些外国名著,读书也成了我的嗜好。我还装模作样的主编了班里的班刊《青橄榄》(虽然发行量还不到100本,感谢同学的信任,那可是选举出来的),至今想来,还令我回味无穷,总算过了回主编瘾,今生无悔。

 

   愧说读史。

 

    纵观我的阅读史,我读书的最初,竟是从肮脏的交易开始的,小学时帮人抄作业,使我开始了读书的旅程,初中是帮人读,总算是进了一大步,无愧于己,至于看了许多的杂志,那是缘分使然。倘若真正追溯,那是因为没钱买书,记得每年的压岁钱和上学住校时节省下的钱(绝对不能叫零花钱,我的童年生活里没有这个概念,因为那都是生活费和车费),我总用于买书,从来不用于其他的,这是我读书史上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

    有了工作后,读书倒成了空白,我给自己找了很多不读书的理由,说一是教师的工资太低(我第一月的工资是187.9元,你说有钱买书吗?)二是教学繁忙(新教师时忙于研究教学内容,写不完的教案和改不完的作业,理不完的学生,你说有空读书吗?)三是应付(同学同事结婚搬家一大串的琐屑事务,你说有心读书吗?)

 

(二)见证成长魅力

——艰难读书

    邂逅网络。

    一段时间,沉迷于QQ,家人的不快,我从他们的脸上读得出来的,其实他们不了解我,聊天是我的特短,不喜欢天南海北与不相知的聊,话不投机半句多,少男少女的粗言野语是我拒绝删除的对象,我不赞同网络的虚拟说法,欲将心事付QQ,奈何QQ不识我。在斗地主的空隙中,我不停地加好友,不停地亮出我老师的底牌,希望能加到老师的好友,一方面藉之练习打字的速度。

    在游戏的大军中,很难找到教师,找到醉心的更是少之又少,于是,我找教育界上痴迷教育的几位老师咨询教育好网站.

    有朋友L介绍了刘老师的《教育叙事研究》(其实我在此之前不认识也不了解刘老师),我像找到多年的老友,如饥似渴的急着阅读。更为兴奋的是,沿着链接,竟也摸到了我心仪的张老师的生命化网站,那也只是我从学区发的《教育博览之窗》上读到的,我之前一直认定这才是平民化的朴实教育之声,而我也固执地认为这一辈子不可能跟他有点缘分,也不可能有福份读到张老师的生命化教诲。

    这辈子,我不可能有什么伟大的建树,我注定是一介草民,只是我不认定我是一个教书匠,至少,我一直注重生命在场,庆幸我一直尽着我最伟大的教书育人的职责,我也尽到了我最大的努力,这一点,我无愧于心,因为,我一直憎恨着蹲着茅坑不拉屎的行径和行人,我甚至于不屑与之为伍。——呵呵,众生颠倒!

    公开课,作秀成名的舞台,课改之前,最讨厌的戏文。然而,我也孤立着,学校有限的学习资源让我孤芳自赏,我的课堂教学一塌糊涂,我和学生一起醉心题型,搞讨论,促进学生的研究题目,表扬进步,树立典型,树立班级的学习权威,让学生体验考试的快乐,进步的兴奋,和学生一起畅游书海,品尝应试教育带给我们的乐趣,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以书为荣,以玩为耻。

    学了课标,上了叙事网和生命化网两个群组。

    心活了,关注学生学习的过程,不再是一句空话,注重学生情感体验,有所行动,生命在场。备自己,专业成长,跟着刘老师和张老师的团队,不求旺达,只求心安,与团队一起成长的体验是让人心醉的。缺少大量的阅读,往往是提笔唯艰,心事重重,下笔难成文,那分量,挺重的。才气,学不到但读的到,此生有幸,无悔。

    不苛求一步登天,博客大腕以精,以量,以美,触笔成文,点石成金。关注大教育,致力小课堂,醉心于生活,感动下一代。张老师式的另类感悟,点润生命,此前绝无拜读,高产式的博客叙事,刘式的大手笔描绘,令我眼花缭乱。我不断地调整着我的视线,不断的寻求着帮助,不断地以粗糙的笔耕耘着。

    见证着博客的岁月沧桑,目睹着身边的成长,感动着朋友的帮助。

    道一声,谢谢!

◎学科魅力

——读《数学新课堂不能承受之伪》之肤浅感受

2007-08-19 13:20, 黄崇波, 5982 , 29/448, 原创 | 引用

    张奠宙教授在《当心去数学化》一文中,指出:数学教育,自然以数学内容为核心。数学课堂教学的优劣,自然应该以学生是否能学好数学为依归。

    联想当前数学课堂现状,形式热闹了,活动丰富了,手段多样了,但数学的味儿却清淡了、失调了。

    毕竟,数学是因为了自身的魅力和强大生命力,才发展到了今天。因此,通过数学本身的魅力吸引学生,才是数学课堂教学之本真,我们大可不必以借用许多形式上的热闹,来粉饰数学的课堂,从而也掩饰了数学之本真魅力,失去了数学学科教学应有的活力。

    让所有的辅助手段,纯粹,让站在辅助的位置。

    也由此,想到了在我们中国古代的流传了几千年的教育模式——

    脑际里飞速闪过一幅幅风景:分布在当时全国各地的一间间私塾、学堂;私塾学堂里,一位位手里拿着戒尺、严密盯着学生的迂腐老夫子先生;一群群沉迷在四书五经里摇头晃脑读书的书呆子……

    几千年,被批得千疮百孔的迂腐之地,是非之地,老夫子的形象给所有的中国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惨痛教育记忆,入肉入骨之寒心。

    我并无意在为逝去的老夫子们拨乱反正,他们,也早已淡出了历史的舞台。

    理性、公正的评价历史的教育,弃其糟粕,取其精华,才是今日言之真正目的之所在。

    中国的古代教育,并不是像有些人所谓的无可圈之处,不妨想起孔子的之乎者,也可以谈起屈原的《离骚》,吟出李白的浪漫诗,……

    四书五经、唐诗宋词、元曲、……我们可以假想,要是那个年代设置诺贝尔文学奖,大概那时候的中国,也会像现在的美国一样。

    固然,中国古代的教育,远离自然的教育体制,是一大缺失,但在文学领域,无疑是代表那个时代的世界创作巅峰。

    我们大可不必一棍子打死中国的传统教育。

    现在语文课标上提畅的所谓校园书香教育、以及张文质老师所倡导建立的生命化群组教师“11读书俱乐部,正是在实践和传承着这一

    所以我们在羡慕俄罗斯国家的全民读书时,不如崇拜我们的祖先,凿壁借光”“悬梁刺股……

    在中国的私塾教育里,摇头晃脑沉浸于书香的那道中国独有教育风景线,真的要让它不再吗?也真的没有可圈可点之处吗?

     还是我们在迷失?

     数学教学也是。

     不知道在哪里转载过这样一段话:

    “数学,如果我们把它打扮起来,就像一位光彩照人的科学女王。但是,如果我们在数学课堂上呈现的仅仅是逻辑,仅仅是枯燥的几个公式,那么这个美女就会成X光下面的骷髅。遗憾的是,我们现在更多地看到的是X光照片,看不到数学科学女王光彩照人的面容。

    挖掘数学的潜在价值,才能让您的数学课堂不断焕发生机和活力,才能让您的数学课堂真正的鲜活起来——

    1、 民间数学故事:流传在民间的智慧阿凡提调戏地主的数学故事。

    2、游戏中的数学(扑克牌中的历法:扑克牌是历法的缩影。54张牌中有52张是正牌,表示一年有52个星期。两张是副牌,大王表示太阳,小王代表月亮。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分别用桃、心、梅、方来表示,其中红心、方块表示白昼;黑桃、梅花代表黑夜。每一季度是13个星期,扑克牌中每一个花色正好是13张。每一季节是91天,13张牌的点数相加的和正好是91。四种花的点数加起来,再加起上小王的一点是365点,正好是平年的天数。如果再加上大王的一点正好是闰年的天数。扑克中的KQJ共有12张,表示一年有12个月,又表示太阳在一年中经过的12个星座)http://blog.cersp.com/779369/1101036.aspx

    3、把数学知识故事化(见我的博文一亩三分地的运算定律系列文http://blog.cersp.com/779369/945382.aspx

    4、数学知识再组合再创造(见我的博文一亩三分地栏目的文章加法随便结合律发明记

    5、数学活动:扑克牌中的计算结果是24的比赛(每年我在班上都要举行的数学活动,就是用扑克牌的点数算出结果是24的游戏活动,谁先算出的,拿走扑克牌,以最后牌多者胜出,直到四个人只剩下一个人有牌子为最后胜利者,层层淘汰)。

    6、数学智慧调侃:圆周率数字谐音的故事(一位老师不认真教学和一位聪明孩子的故事:一位老师教学圆周率,之后急着上山上的老和尚朋友处喝酒,于是布置学生背诵圆周率,一位姓柳的学生把圆周率的数字谐音编成了老师和老和尚喝酒的生动故事,在同学中引为笑谈和美谈——山巅一寺,一壶酒,尔溜苦煞吾,把酒吃,酒杀尔,杀不死,溜而溜,……3.1415926535897932384626……

     ……

     关于数学潜在魅力挖掘的事例,真是举不胜举的。

    因此,我们教师在进行学科教学时,不在于您的教育技巧有多缺失,请记住——张扬学科的个性,宏扬学科的魅力:

                                       还读书本真,

                                       还教育本真,

                                       还课堂本真,

                                       还数学本真。

 三、博友眼中的落风 

@ 蚶山落风起兮

 

         2007-09-21 09:19, 塞上燕脂, 2434 , 2/18, 原创 | 引用

 

  天气很好,透过宽大的窗子,我看到晴朗的夜空里亮着几颗星。夜风拂过,楼下的小榕树便沙沙地响,送来桂花沁人心脾的花香,还俏皮地撩撩本来已经束起的窗帘。我的耳边还回响着蚶山落风的声音:

 

  燕脂啊,最近的《保卫童年》栏目是我每天花三四个小时的时间精选的,你可一定要看!

 

  燕脂啊,看书固然很好,可也不要忽略思考,才能成为一个有思想的教师哩!

 

  燕脂啊,不能光为别人而活,生活的天地本来是很宽阔的!

 

  ……

 

  落风说话的语速很快,挞挞挞挞,像机关枪扫射,还夹杂着很明显的闽南语音——我以为,虽然我听起来总是比较吃力,但是浑厚,响亮,有着大哥一般亲切的气息。接他的电话,我是不敢漫不经心的,一定要屏气凝神,才能把大部分句子听清楚。尽管这样,我还是有听错或者听混的时候,我就会问:“什么?什么?”那头就会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然后就稍微慢下来重复讲。其实说不定,落风听我讲话的时候,会不会也因为我明显的四川口音而苦恼呢?

 

  有好几次,我们聊着聊着,忽然都停下来了,然后又都急急地同时开口,然后又都同时停下来让对方先说,然后又都同时笑起来。那时候真的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和对面那个通电话的人,好像已经认识了几百年!是啊,有时候我就想,这样熟识的一个人,听过他的话语,看过他的照片,读过他的文章,了解他的生活,甚至于他的职称是什么,他每月的的工资是多少都了如指掌,是老朋友加好朋友一样的人,怎么会从来没有见过面呢?

 

  有时候听他说着话,我就在心里慢慢勾勒他的形象:坐在电脑桌前,侧着头,右手拿着手机耐心地听着,认真地说着,脸上,定会浮起浅浅的微笑。我先生是抽烟的,如果落风也是烟民的话,那他的左手或许会比较优雅地夹着一支,间或还会像金鱼吐泡泡一样吐出些团团烟雾来。关于他是否抽烟这个话题,我们好像在什么时候谈及过,或许是我的记性比较不好,记不清了,哦,好像,他是不抽烟的。他的脸,在我的想像中,总是比较模糊,朦朦胧胧的。

 

  女人的好奇心总是比较重,我就常对我先生说,你想像一下,蚶山之落风,会是什么样?我先生就笑着说,简直无法想像!同时还要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给我看。当时落风正在我们生命化教育群组和教育叙事研究群组里“乱窜”,每天推荐的日志数和点击率都是很高的。真的,落风只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迅速变成我们成长博客的网络红人了,当然,他的勤奋也实在是很少有人能够相比的。所以我和我先生都很关注他,他是我们夫妻共同的朋友。

 

  有一天中午,我先生在电脑桌前惊叫起来:“燕脂,你快来看,这个人是谁?”估计美国人看见小布什,英国人看见布莱尔也不会有他这样激动。画面是一个会议室,许多人围坐,最显眼的那个男子正专心致志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另外有一张,还是那个青年男子,有点儿拘谨地站在画面正中,两手自然下垂,表情略微有些严肃。哈哈哈,我就先笑,这家伙,是这个样子哩。我先生也说,呵,想不到,落风这小子,长得还挺帅。

 

  见过了落风的本来面目,以后我再接他的电话时,想像中对方的面容就不再是模糊的了。

 

  落风的人气很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几年的“老博”。其实他是2007年元月份才再开始在成长博客安家的。他是一个相当幽默的人,开博不久就到处发“小广告”,说,新店开张哩,到我家喝茶去;到别人家拜访的时候,也来个特别的印记——黄崇波印。看博友们的文章,动情处,先来几个可爱的笑脸,让人的心情也就先暖了起来。他还有最擅长的一招,翻箱倒柜,你就是上辈子写的文章他也能“倒腾”出来。嘻,没有让落风做个什么气质类型的小测验,如果试一下,我猜他定会是“胆汁质”这种类型的,不然,他浑身上下,怎么就笼罩着一层热情的光环呢!

 

  说他热情,这可不是我虚构的。如果你哪天有空溜到他家,留下个什么蛛丝马迹,他立马就会回访;绿儿快乐岛上的孩子们如果有数学难题,找谁最方便?落风呀!如果你对某种博客操作不熟悉,问一声落风,他自会耐心地细致地周到地不厌其烦地跟你讲,直到你弄清楚为止……落风不仅对人热情,对工作也是。落风于2007430日正式负责“生命化教育网”中的“保卫童年”和“保卫身体”栏目,迄今已经推荐了近五百篇日志,而且篇篇都很精美,这可是相当惊人的工作量呀!

 

  和张文质老师一样,落风也是典型的“爱女主义”者。周末了,落风有时会骑着摩托车带着女儿到野外去采风。虽然女儿的妈妈在外地工作,但能干的落风总是把女儿收拾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连小水壶也带上,真是一丝不苟。他曾经发了一张照片有他的博客里,画面的小女孩,坐在高处的一块山石上,大大的眼睛,亮极了,让读者忽然就有了一丝后悔和惋惜,当初我为什么不能生个这样粉雕玉琢的女娃娃来呢。这学期他的宝贝已经到他妻子的身边上学了,只能周末才能相见,估计落风这个大男人,在夜深人静之时,会不会因为思念小丫头而落泪的呢?那时,他是不是会吹起他的唢呐,再来一首深情的曲子呢?

 

  金秋时节,蚶山落风又起了,蕴着花香,沁人心脾,让人陶醉。

 

http://blog.cersp.com/98370/1145829.aspx

 雾 里 看 你

——小记蚶山之落风

2007-09-21 22:43, 闲庭信步, 2695 , 7/37, 原创 | 引用

 

     初次登门拜访真忘了是什么时候,只缘于你亲切的一声邀请:到我家喝茶去!呵呵,那感觉极哥们!后来在清亮的后花园看到了你极频繁的脚印,想必已把清亮的花苗践踏个遍了。当时心中像孩子一般充满了好奇:这家伙是谁啊?怎么上网的频率如此之高,而且语言中透着股顽劣与不羁。再看那像怪味豆一样的名字蚶山之落风,百思尚不得其解。于是链接了,链接时为图省事可以少打两个字,就糊里糊涂地署名黄绍波,竟把这么著名的两个本家兄弟混得一塌糊涂,当然是引起了蛙声一片,即使在不久前你还在抗议我的链接名还未更改,然后发来一通更改链接的操作程序把我当小学生一样培训了一番。当时嘴上虽是不服,心中却甚是感激的。但我也因此牢牢地记住了你的大名——黄崇波,说起来有趣,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感觉黄崇波天生就极像个专家的名字。看来你能在网络上迅速窜红,实在也不是偶然的,呵呵!

    初次拜读你的文章,被一种极浓郁的乡村气息所吸引,我看到了你对农村习俗的真情描述,一个春节,一个元宵,被你话里话外地摆了冷盘,又上热菜,生生看得人眼馋不已。还看到文中的你有些诙谐地混在一般戏子中吹唢呐,于是脑海中描绘千万遍:落风到底何许人也?会教书的落风,会吹唢呐的落风,会写作的落风,会玩电脑的落风,想必一定风流倜傥,温文尔雅,算当地的一个小豺狼。终于有一天你受张老师的邀请大张旗鼓地莅临福州,让很多博友很荣幸地一睹尊容,那几天也在网络上频频暴光,想必也是接受了不少的注目礼,直到回湄洲也还晕得厉害吧?只可惜我还是只能雾里看花一般隔着电脑屏幕看你,心中暗道:与我原先想象的一样啊!呵呵,还是一副专家的样!后来的一次QQ聊天,你对别人把你上传在生命化教育村”QQ群组的相片不停批判难看,难看,看来你还是蛮注意自己的形象嘛,毕竟为人师表,骨子里没有你文字中那样的不羁。

    初次听你的声音是在语音聊天中,网络本来就够可以让声音飘忽,再加上你一口的闽南口音,这样的聊天无异于让我受罪:耳朵要专注地接听,大脑要积极地辨音,然后还要应对你天马行空地问话,一时我耳朵听不清,大脑转不快,思维跟不上,只好沉默着听你侃侃而谈,然后连猜带蒙地回答。你倒是先礼后兵,先是奉承了我几句普通话标准,至少比你强,然后再批评我“n”“l”不分,让我不得不像学生在老师面前一样唯唯诺诺,低头认错。再后来打电话,第一次打了近一个小时,打得我耳朵跟着手机一起发烫,只反复地听清你说你身为农村教师的轻松,你对生命化教育的理解以及在学生身上的践行。听你描述你课上课下的宽松环境直让我流口水,恨不得就成为你校的一员,现在想想其实环境的宽松只在其表,心态的宽松才真正是你我所终身要追求的。只可惜我直到现在依然走不出这个心结,这也一直成为你对我最有力的讽资,时不时地要从你嘴里蹦出来挖苦我一下,让我气得牙根发痒。那天你说你的学生绝对没有我的学生幸福,但要论提高学生成绩我的学生绝对考不过你的学生。佐证就是你关于《 加法随便结合律发明记》之类的课堂叙事,让我不得不惊奇而又心生佩服。可你还一直在唠叨自己并不擅长教学,在不断地批判和反思自己的课堂,我不知道这是你的谦虚美德还是过于精益求精。但最让我惊奇的是你的文字越来越见功底,大有追赶清亮之势,甚至怀疑你是否真的教数学。比如你写你女儿时颇见柔情的文章,比如你阐述生命化教育时颇见深度的文章,再比如你守望乡村情时颇具诙谐的文章。于是再一次如雾里看花,你显得愈发的迷蒙,竟让我又一次心生疑惑:落风到底何许人也?!怎有这样的激情与柔情在一个天高皇帝远的乡村小学校把教育经营得这样风生水起,活色生香?又是哪一股春风把生命化教育的理念深深植根于你的大脑,然后让你终身不渝地追随他?

     初次从心灵深处走近你缘于以你女儿为话题的调侃,莫名地喜欢你的女儿,然后一相情愿地要攀亲,直呼你为亲家。而你就像个因为拥有小公主而骄傲的国王一样很是矜持,不动声色地转载了小儿据说很帅很酷的几张初长成相片,然后在电话里时不时地提醒我对小儿关注太少了,写儿子的文章也太少了,再与我讨论一番关于儿女教育观念的问题,在此让我不得不问:难道我写儿子的文章可以作为聘礼代替金钱某一天奉上落风的高门槛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得为儿子而加油再加油了,呵呵。我很难想象一个带小女的大男人可以像母亲一样细心呵护女儿,要在病床前通宵守侯,要在心中长远计划着带她出去见识世界,要不忘每次见面问一问在学校学习开心吗?认识了几个新朋友?不正以生命化教育理念去为你女儿打造一个快乐的童年吗?所以你的博客特色在于推荐,你的保卫童年、保卫身体也不是心血来潮,它影响了多少人或许也不是你我可以估量的。你总是推荐我看里面的好多文章,是你让我看到了文字的力量。

    直到现在,似乎对你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看不透的你有太多的惊奇,也有太多的潜力。所以,现在、将来都可以再慢慢地解读你!

http://blog.cersp.com/54451/1146766.aspx

 

 

三人行

——落风老师纪事

2007-09-24 21:56, 一丛新绿, 2487 , 4/62, 原创 | 引用

序:读过《比三个商人更精明的专家》这篇文章吗?(《读者》2004年第13期)我说,在生命化博客群组中就有这么一个人。他是我们专业群组中的美国谈判专家史蒂芬斯。

 

    有人鼓励我一写落风老师其人。我为此事感到特别荣幸。不过,我不知有无此能力,且我们并不是生活中熟络的朋友。今天尝试着起稿,我认为,仍是我了解走近落风老师的一个过程。

    与落风老师的相识,我认为是必然的。缘起教育,缘起教育博客。他就是我常相往来的客者。他曾与我谈起,他初触时,拼命地读。他说自己很不用功,看书少,笔懒,发现不了问题,不能再浪费时间,浪费人生。要趁着还有精力赶紧补读。不能再放过去太多。

    他还常说,什么人的文章都得读:水平高于自己的;和自己平行的人;不如自己的人,对自己都有帮助。他特意申明,目前,他所读到的文章都是水平高于自己的,值得自己学习的。

    正如他的谈话,我认识他之后,他一直是这么做的。他时常推荐我好文章读。针对文中的某一个问题或观点,他会发表很多评论。说它好处在哪里,不足处在哪里,怎样作就比它好。对问题的研究探索,他自己细致深入,还引导人发生兴趣。一来二去,与他的谈话中,我也收获了更多学识。不夸张的说法,每见落风老师,总有新鲜的收获,或发现自己的不足。

    落风老师总说,博客我是他前辈,他是小字辈。就算这点我占了上风,可是两个教书匠相碰头谈怎样教书,我更不敢在他面前不做到谈言微中。(这么说法,只因为平时我喜好张扬惯了。在这位质朴的老师面前,我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要谦逊。)

    他任科数学,我教语文,本对他的一些教学之谈不感兴趣。可是他来自多年的实践经验,特有的原则和方法,实在留于人较深的印象。这些朴实的经验之谈对我们年轻教师,至少对我是有启发性的,今天让我略作一二整理记录:

    1、我的事业不只是老师(我的后续补充:我的事业是父亲)。爱每一个孩子——像爱自己的孩子。

    2、做教师一定要做班主任。这就是教师幸福感的动人之处。

    3、把每一次上课都当成第一次上课那样精神大振;也把每一堂课当作最后一堂课那样慎重认真。

    4、在授课中,重点不是提供答案,而是示范针对各种问题的思维方法。方法比答案更重要。

    5、不要对学生失望——失望的感觉只会牵制你,你必须得做点什么来挣脱这个牵绊;不要对学生发脾气——情绪失控只会带来恶性循环,学会控制情绪能使我们的工作更加有效。

    6、尽管事实相差甚远,但请在困难的时刻,努力拥一种体验,教学是天底下最美好的工作。

    这只是通过我们仅有的几次谈话而得。我记于心中,果然对我帮助不少。我时刻与人感慨,认识落风老师以后,从此,你会多一个遗憾。那就是,这么好的人怎不会是我的师长或同事?

    但我还是有幸的。我时常能与落风老师联络。就像面对面那么彼此真诚地心与心交谈。我时常向他表述我痛苦、混乱的状态。是他每一次抚慰我:但我还是有幸的。我时常能与落风老师联络。就像面对面那么彼此真诚地心与心交谈。我时常向他表述我痛苦、混乱的状态。是他每一次抚慰我:

    “掌控你生活中的两个重要维度(工作与生活)。

    “每时每刻,你都会说:我是一名教师。可要知道,这只是你整个人生中的一部分。

    “要学会休息,一块田地在休养生息后也会有好的收成。这不是我说的,但我却有所经验。

    ……我还记得,每一次电话那头,落风老师都是那么乐呵呵得。也正是这盛开在鲜花中的笑声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师长、朋友。

    我很惭愧,只能如此叙写落风老师。

     致文最后,再想起曾经勉励自己的,季羡林先生写有一文中的一句话:一个人生在世间,如果想有所成就,必须具备三个条件:才能、勤奋、机遇。我想,落风老师一定理解更深。我愿待以分享。 

http://blog.cersp.com/34046/1150336.aspx

 

秋之落风起兮,蚶山落风起兮

2007-10-19 20:14, 梁晓, 2578 , 7/50, 原创 | 引用

    上海这几天终于凉了,有了丝丝秋的韵味。之前的秋老虎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很是燥热。

    早晚推开窗户,秋风起兮,分明已经感到些许寒意,而打开电脑,时时看到落风的问候与留言,呵呵……这里,蚶山之落风起兮,呵呵……

    今年换了一个区,一个新学校稳定下来,或许也是正在读书的关系,又或许是这两年辗转数地,对教育教学有了更多的感悟,积压在心,也还是因为想形成一种教育的合力,让家长了解我的一些教育理念思路,与他们更好地合作……于是,9月份开博。

    每天记一记孩子们的成长,一些教育中的事件和自己的一些想法,日子在忙碌的工作中平静流淌,博成了一个承载我思想的休憩之处、一块在闲暇时可以耕耘的田地,亦成了我与一些家长交流互动的平台。

    知是哪一天,蚶山落风轻轻吹过,留下温馨问候,从此便时时给我的博留下一阵风的痕迹,痕迹里飘荡着问候、鼓励和支持的气息,呵呵……又有一天,懵懵懂懂随落风落户生命化教育群组,呵呵……石开洞天,柳暗花明又一村哪!如跳出井底的蛙,如入仙境的爱丽丝,从没有想到过还有这样一番广阔的天地。呵呵……浅薄浅薄!

    初开始时,忙于自己的工作读书,不常回家看看,可我的博除了家长的外,却渐渐多了许多新鲜的问候,留下许多新鲜的或灵秀、或感性、或有趣的名字,花仙子、赵赵、乖宝宝、风满袖、边水临、塞上燕脂、闲庭信步……都是那么独特与个性呵!后来,明霞和清亮老师也来鼓励,国庆时看到文质老师也散步至此咖啡了一下,逐渐感受到的厚实与质感,家的温暖与包容……

    随着《旅途》,于是常回家看看,学到很多,一个人的思维永远是狭窄的,群组里才有火花的碰撞,Share  idea 的感觉让自己感到旅途不再孤单和寂寞,一路有志同道合之人相伴。

    可是,似乎无论踏入谁的家,总能看到落风的痕迹,不禁心想:这落风可真是吹遍大江南北、吹到每一个角落啊!这样的人,到底长什么样?是怎样一种性格呢?他怎么会有这么多时间,这得花费多少心思和时间啊?……嗯!确实具备风之无所不流动、无所不侵入的气质,呵呵…………还是有心的风、热情的风、明朗的风……呵呵……

    正猜测着哪,不想落风自己浮出了水面,呵呵……在他自己整理的《博客之星大会合》里,我看到了他,呵呵……很是帅气哦,也很有稳沉的质感,呵呵……记得当时我还调皮地留言:看了照片,有你在明我在暗的感觉,于是感到很安全。呵呵……落风回我:我也这么想,被你拣便宜了。呵呵……

    因了这印象,再与落风留言或QQ聊天时,便更觉亲切,呵呵……落风很有老大哥的感觉,热情地为我介绍这介绍那,介绍家里的每一个成员,个个在他嘴里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却唯独聊到自己时就万分谦虚低调了,呵呵……又知道他不过开博九个月,触摸电脑也仅一年零四个月,居然有如此成绩,勤奋用心可见一斑,于是,又多了一份敬佩。

    一日,率性而为,便冒失地一个电话挂了过去,呵呵……落风似在海边,海风相伴中,听到他的声音,清脆爽朗,呵呵……以声取人,可比照片上更年轻些,呵呵……就如燕脂所说,落风说话很是利落,像机关枪,我不得不常常不好意思地打断她:落风,慢一点!落风,再说一遍!落风,不好意思,没明白你刚才的意思。呵呵……好在落风很有耐性,很是包容。

    电话里的落风依然很是谦虚,总说你们那边教学抓得紧,我这里不行。许是有过同样在农村教书数年的经验,能深深感受到当身处的现实(包括物质与精神环境)与实现理想差距之大时内心深处的那种无奈心情,但同时感到,如此环境下仍然执著于理想、执著于教育、执着于生命成长的探索,则这份精神已足以骄傲、令人敬佩了。落风,向你学习了!……

    敲敲打打中,亦想着此时蚶山落风一定四起了,不知又吹入谁家呢?不知又推荐了谁呢?呵呵……

    夜了,关窗,窗外,秋之落风起兮,提醒冬的将至。回到电脑前,蚶山落风随时仍将起兮,带来鼓励、问候和标志性的笑脸……是暖阳呵,呵呵……一冷一暖,相互呼应,有趣有趣,呵呵……

    祝勤奋、有心的落风斑竹多多四起、风吹有痕、收获多多了,一切顺利了,呵呵……

 

http://blog.cersp.com/7903549/1182538.aspx

本资料来源:http://blog.cersp.com/34964/1145401.aspx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第五十五期博客之星:尚飞
    第五十四期博客之星:陈丽亭
    第五十三期博客之星:雪儿
    第五十二期博客之星:子晴
    第五十期博客之星:郑璘玲
    第四十九期博客之星:彭清亮
    第四十八期博客之星:赵克芳(赵赵)
    第四十七期博客之星:唐泽霞
    第四十六期博客之星:星光志
    第四十五期博客之星:过客旅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评论: 查看评论
    姓 名: * E-mail: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直接或间接导致的)。
  •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